關於部落格
你的愛是幸福的材料;我的愛是幸福的調味料,
我們把愛做成豐盛可口的大餐,
也邀請大家一起來享用...
  • 560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騾子拚勁 不信做不到!

極少人知道她是誰,她身上既無珠寶首飾,也沒帶保鏢,但卻是身價超過一百五十 億元的富豪。她的名字是許照惠,五十九歲,全球學名藥(見小辭典)界的知名人 物。這一次,她特別從美國趕回來,「水森路」,就是以她父親的名字命名。 三十七年前,許照惠隻身赴美求學、結婚、而後創業,最窮困時,她與先生的戶頭 內只有三百美元。但今年一月二十六日,她一手創辦扶植的公司IVAX,以七十四億 美元(約合新台幣二千四百四十億元)被以色列藥廠Teva高價收購,兩家公司合併 後成為全球第一大學名藥廠,市值達二百四十億美元,近新台幣八千億元。身為創 辦人與副董事長的她,身價也因此暴漲。 許照惠的做事情原則:先說服自己,這件事情一定會成功,然後堅持下去,直到事 情真的成功為止。(翁挺耀) *了解自己: * *順著好奇心發展藥房老闆之女,從小喜歡化學、數學* 從彰化二水鎮上的藥房老闆之女,到全球富豪,「只要我有一雙手,一個腦袋,能 做,能想,就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情。」許照惠這樣詮釋自己的成功。「不信做不 到!」這個信念,從小就像生了吸盤似的緊黏住她不放。 許照惠自小就跟一般女孩不同,對化學、數學特別有興趣。在致富路上,老天爺給 許照惠的兩個幸運符,其中一個是,她從小就意識到自己的好奇心,並循線培養興 趣。 執著的個性,加上聰明的天賦,她大學畢業後,三年就拿到藥學博士學位,比先生 還早四年。那時,她才二十五歲,同時結婚,隔年生子,之後整整九年,她是全職 的家庭主婦,不但幫助先生完成博士論文,也用心養育三個小孩,奔波於奶瓶、尿 布與幼稚園間。當時先生工作不穩定,為此還搬了三次家,經濟最拮据時戶頭只剩 下三百美元。為了補貼家用,她曾兼差時薪五美元的報稅工作。 直到小女兒上了幼稚園,在一位猶太朋友的熱情邀約下,夫妻倆決定一起投入學名 藥的領域,展開創業生涯。 *抓住機會: * *美國開放學名藥上市與夫婿、兩個猶太人共同創業* 那是二十二年前,美國國會剛通過「藥物競價及專利權恢復法案」,開放學名藥上 市。從此,學名藥可以較低的價格優勢,搶食醫藥大餅,他們搭上了這個時代的創 業良機。「天時」,是老天爺給她的第二道幸運符。 但當時近二十幾家學名藥廠成立,他們的公司——IVAX,只是這道洪流中的小魚,若 沒有逆流而上,很可能在途中就被大魚吃掉。 因為,學名藥進入障礙雖相對新藥低,但要從中找出利基,又要衝出大廠的專利封 鎖線,並不容易。每個學名藥的上市,背後動輒是六至十年的研發投入,在這條艱 辛而漫長的路上,她的先生蕭俊雄(編按:兩人已離婚),是她的啟蒙良師、也是 最佳拍檔。 當時,同業多選擇捷徑,直接複製市面上已存在的熱門藥品,去賺唾手可得的眼前 錢,他們想的卻是差異化,選擇投入製劑的改良,為自己拉高門檻,這條路沒有理 論可參考,它靠的是不斷嘗試錯誤所累積的經驗值,很可能辛苦半天卻是一事無成。 *第一場戰役: * *花七年做藥品製程改良,舌戰FDA審核委員,爭取上市核准* 就這樣,許照惠跟著蕭俊雄,走上了這條「求難、不求易」的荊棘路。他們鎖定降 血壓藥(Verapanil)進行製程改良,整整走了七年,才將原本一天得服用四次的 降血壓藥,改良成一天服用一次。可別小看這一顆小藥丸,它必須有原來單顆的四 倍效果,又不能因藥量加重造成人體的負擔,背後是數以萬計次實驗數據的堆疊。 但產品改良成功後,最困難的挑戰還在後頭,他們必須通過美國食物暨藥品管理局 (FDA)的核准,這個關卡成敗掌握於他人之手。他們送件一年後,卻石沉大海。 許照惠打聽後知道,主管機關根本不相信IVAX這個小廠能辦得到。因為專利原廠在 美國當地複製一條完全相同的生產線,都無法達到標準,何況是這小廠,因此不採 信其臨床實驗報告。 於是,她親自整理出厚達三十公分高的資料,以螢光筆在資料上畫出重點,並製作 了一份各藥廠的比較表。準備就緒後,她又等了三個月,終於安排到與審議委員的 會面。 單槍匹馬的,她走進會議室,眼前坐了十位FDA審核委員,她必須舌戰群雄。她冷 靜的從腦袋中,搬出一個個數字,質疑在場委員,「Do you have open issues? (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?)」一排專家被問得啞口無言。她繼續追問:「如果都沒 有issue的話,這個product是不是ready to approve?」 最終,在場委員們點點頭,沒人反對。她說了聲:「thank you」,走出門外。一 個月後,他們終於取得上市許可,也成功推出震撼市場的明星學名藥。 這是IVAX的第一場勝仗,推出後第一年就搶下四分之一市場,為公司帶進一億二千 萬美元營收,讓公司營收成長一.二倍。 *第二場戰役: * *讀遍相關病理論文,設計出臨床實驗標準,獲官方採用* 但進行這支藥開發的同時,許照惠還身負另一項重任:推動噴霧型氣喘藥在美上 市。翻過事業上的第一座山後,第二座山的高度更高。 其一,生產風險更高。氣喘藥係讓患者在最短時間內恢復正常呼吸,然而,這猶如 刀的雙刃,雖能救命,過量卻會造成心肌梗塞,用量不容許千分之一的誤差。且患 者的吸入力道有別,在噴霧瓶的開口設計上,不能有所偏差。 其二,因為技術困難度高,連美國FDA對這個藥,都提不出正確的審核標準,所有 廠商的申請全都被無限期延宕,上市進度懸在 FDA檔案櫃的最深處。 花了半年時間,她讀遍所有與呼吸道疾病相關的論文,走訪多所美國藥學院,終 於,找到了一位專精此道的愛荷華州醫師。往後四年,她頻繁往返愛荷華州與佛羅 里達州,經過無數次反覆操作,終於,他們設計出被認可的臨床實驗標準,也因 此,FDA後來甚至聘請該名醫師擔任顧問,並公布了更新版的審核手冊。 一九九四年底,他們順利取得上市許可,距離她投入該藥的研發時間,已是六年之 久。不過,超過兩千個日子蹲馬步換來的,則是該藥在美國市場長達兩年的獨占地 位,直到今年,此藥仍是公司前五大主力產品。 *第三場戰役: * *為找原料窩在雲南深山做研究,又和必治妥纏訟三十個月,贏得勝訴* 過去,IVAX和學名藥同業比的是開發速度;這次,許照惠直接向專利藥廠必治妥 (Bristol)下戰帖。她鎖定的目標,是紫杉醇治癌藥。當時,必治妥藥廠經過二 十年的投入,終於開發出紫杉醇藥,因此獨占每年高達二十五億美元的美國治癌藥 市場。 然而,IVAX當時規模只有必治妥的百分之一,研發人員數如天壤之別,她就像一隻 小蝦米對上大鯨魚。不只如此,最大的困難是,她必須找到紫杉醇的原生植物紅豆 杉,這是全球五十六種稀有植物之一。 然而,在美國,品質最好、位於西雅圖沿岸的紅豆杉,已被必治妥簽下二十年長 約,若將當地紅豆杉樹種攜回自行栽種,五年才能長成一公尺高,緩不濟急下,她 決定走出美國。 從東歐、澳洲、加拿大、中國,到太平洋群島,終於,她從雲南深入至雅魯藏布大 峽谷海拔近三千公尺的高山上時,一片面積上千平方公里的天然紅豆杉林出現在眼 前! 為了確認這片紅豆杉的功效,她每天四點不到就起床,亮著小燈、手持放大鏡,在 樹林間不斷穿梭,把握中午前尚未起霧的時間,研究這些兩百萬年以上?漸j老植物。 辛苦總算沒有白廢,一九九八年,他們以當地紅豆杉萃取出的紫杉醇獲得FDA核准! 然而,大鯨魚豈容小蝦米任意侵犯領土,核准當天下午,許照惠桌上就出現了一張 必治妥控告侵權的訴狀,必治妥組成將近百人的訴訟團,力抗IVAX開發的紫杉醇藥 上市,並在美國六個州法院同步提出訴訟,企圖拖延該藥的上市時間。 這起訴訟長達三十個月,期間,必治妥不斷提出新的專利,阻擋IVAX的紫杉醇藥問 世,許照惠則見招拆招。直到二○○一年,小蝦米終獲勝訴!這前後是八年的苦工夫。 隔年,這支藥帶進兩億美元的營收,並因此讓公司股價從十六美元,衝破三十五美 元。 *登頂之後: * *選擇急流勇退主動提出將公司賣掉,展開新的人生* 三十七年前,許照惠以一介女流之輩,從當時戶頭最困窘時僅三百美元,闖出現在 的百億身價,絕非僥倖。她自己雖說,這是「天時、地利、人和」,但即使大環境 有利於她,也需要她打死不退、騾子般的執著精神。 騾子,是馬跟驢的結晶,由於同時具備馬的強壯和驢子的耐受力,因此養成倔脾 氣,人稱「騾子性格」是十匹馬也拉不回的。正是這股性格,讓許照惠能堅持原則 且絕不妥協。 在事業上,許照惠衝過了許多難關,她說,「我覺得我做夠了,我已made some differences already(做了一些不同的事)。」今年初,她決定急流勇退,主動 向董事長建議將公司賣掉,展開另一種形態的人生。 問許照惠,希望自己的故事代表什麼意義?她說,「我做事情的原則是,先說服自 己,這件事情一定會成功,然後堅持下去,直到事情真的成功為止。」 相對現代人一夕致富的價值觀,她的心得是:「能突破一件困難的事情,絕對比快 速完成一件容易的事要來得有成就感。」而這,也是她的成功關鍵。 *許照惠小檔案* 出生:民國36年,出生於彰化二水 學歷:美國伊利諾大學藥物化學博士、台灣大學藥學系 經歷:Innotech Lab創辦人暨董事長、IVAX創辦人暨副董事長 成就:率領IVAX成為全球第二大學名藥廠,今年以74億美元售給以色列藥廠Teva 個人身價:超過150億元 *學名藥小辭典* 學名藥(Generic)是指專利過期的藥物。一般而言,新藥的專利期限約20年,當 新藥專利期屆滿,其他藥廠即可製造出與其化學成分相同的藥物,在進行過生物相 等性臨床試驗後,就能生產上市。 開發學名藥,比研發新藥的花費少、風險低,不過,由於進入障礙低,生產廠商眾 多,價格競爭激烈,學名藥的利潤也較低。以美國為例,學名藥占整體藥品市場的 比率雖超過五成,但總銷售金額卻不到10%。 不過,也因學名藥廠商眾多,過去20年來,學名藥占整體藥品市場的比率,就從個 位數成長至超過五成,也才能迫使原本居高不下的藥價下滑,造福廣大病患。 更多內容請見本期商業周刊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